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焦點關注 >> 正文
挪威宣布2025年前全面關閉動物皮草農場
來源:中國丙綸網 - 中國纖維網旗下網站 添加人:service4 添加時間:2019-6-17

     挪威政府計劃在2025年前全面關閉動物皮草農場。挪威議會將于本月通過新的立法,立刻禁止新動物皮草農場的建立,并要求現有動物皮草農場在2025年2月1日前完成拆除工作。


伴隨禁令的公布和執行,挪威將跟隨英國、荷蘭及阿姆斯特丹的腳步,與眾多奢侈品和時尚品牌一道,邁入了反皮草陣營。目前,全球1%的貂皮和狐貍皮產自挪威。


動物保護組織Noah主管SiriMartinsen表示:“這是挪威動物福利斗爭的一場巨大勝利,這意味著人們意識到為動物考慮比金錢、商業利益更重要。”過去三十多年間,Noah一直在游說政府制定和頒布動物皮草農場禁令,“將動物關在狹小的鐵籠中,既違反了它們的天性,也不符合它們的需求。”


在獲得動物保護主義者支持聲援的同時,挪威政府也受到了來自當地200多家動物皮草農場主的抨擊——盡管動物皮草是很多人的副業,但賺取的利潤頗豐。現年39歲的KristianAasen在挪威東南部Brumunddal高原養殖有6000只水貂,雖然他也飼養著20頭牛,但他表示:“(水貂)是我70%的收入來源。沒有皮草,我的農場難以為繼。”


挪威皮草農場主協會表示,禁令“不公正、不符合法律也不民主”,該組織的發言人GuriWormdahl指出:“近一個世紀以來,正是(動物皮草養殖)這個盈利可觀但沒有補貼的行業,推動著偏遠地區經濟增長。”


盡管關閉動物皮草農場會影響到部分人的生計問題,挪威政府并無撤回決定的計劃。監督議會通過新立法的議員MortenOrsalJohansen本人是該禁令的反對者,但他也堅定表示:“挪威動物皮草農場已成為過去式”。MortenOrsalJohansen還同意以特派調查員身份,確保禁令盡快落實。


動物皮草農場禁令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挪威的政治決策影響。2018年初,挪威保守黨首相ErnaSolberg為擴大兩黨聯合政府的執政基礎,引入了反對皮草的自由黨,禁令決定是雙方達成的協議之一。而就在一年前,挪威政府還曾批準通過了動物皮草養殖行業的“可持續”發展政策。


KristianAasen憤憤地說道:“我們還會繼續進口皮草,可以繼續出售皮草,就是不能自己生產?”


失去了生活來源,挪威的動物皮草農場主向政府索賠經濟損失。目前,挪威政府已經批準調撥5億克朗用于拆除農場,其中1億克朗用于幫助農場主找到其他的收入來源。農場主群體認為政府需將總額提高至23億丹麥克朗。“5億丹麥克朗看上去很多,但(拆除農場)這事不僅僅是失業賠償那么簡單,”GuriWormdahl表態道,“這意味著農場主們整個的生計都將消失。”


與此同時,很多人開始尋求替代方案。GuriWormdahl表示:“選擇并不多,肉類已經生產過剩。我們生產了太多的羊肉、豬肉、雞肉和牛奶。”對此,一名立法議員給出的建議是,將動物皮草農場改為藥用大麻農場。


皮草,從90年代起在時尚行業內就是個爭議性話題。“殘忍”、“血腥”、“虐待”,這是動物保護人士對皮草行業的怒斥,他們無法接受活剝動物皮毛的制作過程,更不能容忍有的品牌為獲取上等皮質捕殺野生動物。而熱衷皮草的時尚行業也由此陷入了倫理困境。


由善待動物組織(PETA)發起的反皮草運動更是將話題推向高潮——每年的時裝周,總會有一批抗議者在秀場外舉牌吶喊“Furisdead(皮草已死)”、“Bloodonyourhand(你們的手沾滿鮮血)”;明星超模們全裸出鏡拍攝公益廣告并宣揚著“I’drathergonakedthanwearfur(寧愿裸露,不穿皮草)”,而這句話也成為了最具代表性的抗議標語。


更激進的是,干擾破壞品牌時裝發布會、向身穿貂皮大衣的女士潑顏料等過激行為時有發生,以及,扔素餅也成了反皮草極端人士們慣用的抗議手段——誰也忘不了當年示威者向“時尚女魔頭”AnnaWintour扔素餅的攻擊事件。


抵制動物皮草的呼聲已經持續了近20年,至今仍未消退,并且取得實質上的進展和轉變。


一些國家和地區積極響應呼吁,推出了相關的管制政策。自2013年以來,西好萊塢就禁止了皮草銷售;今年年初,挪威政府表示,計劃在2025年前全面關閉動物皮草農場;上個月,舊金山市議會通過一項禁止皮草交易的法令,成為美國最大的反皮草城市;而阿姆斯丹在近期也發起了禁止動物皮草交易的立法提案。


更重要的是,隨著消費者環保意識日益提高,加上公益組織的不斷施壓,奢侈品牌開始自我“反思”,越來越多品牌決定棄用動物皮草,加入反皮草陣營。


2016年,Armani就與美國人道協會(HSUS)和國際反皮草聯盟(FurFreeAlliance)簽署協議,宣布集團旗下所有產品都不再使用動物皮草。


去年,Gucci首席執行官MarcoBizzarri也公開表示品牌不再使用動物皮毛,他對BOF說道,“你覺得在今天用皮草還很新潮嗎?我可不覺得,它有點過時了,所以我們決定棄用。除了使用皮草之外,設計創意還可以有很多不同方向。”


之后,MichaelKors、JimmyChoo、Versace、Furla、DKNY等品牌也都接連發出無皮草聲明,TomFord和Givenchy皆承諾不再使用真皮草。今年4月,設計師JohnGalliano在與PETA組織交流后,也作出了棄用皮草的決定。


“時尚界是時候該清醒了。皮草是殘忍野蠻的,是過時的。新材料和新技術的使用才是未來這個行業最令人興奮的地方。以時尚的名義殺害動物和使用動物皮毛,這很荒謬。”StellaMcCartney是業內強烈反對皮草的設計師,她從一開始就承諾不使用動物皮草,“我從第一天就這么做了,我一直都在堅持自己的信念,我也因此感到很驕傲。但是這不單是關乎我自己,而是關于整個行業,一個為地球和動物福利共同努力的行業。”為此,StellaMcCartney喜歡用人造皮草來取代動物皮草。


隨著反皮草運動不斷深入,人造皮草應聲崛起。MichaelKors、DriesVanNoten、ClareWaightKeller、AnnaSui等設計師都表示,假皮草的出現和發展確實在創造設計上提供了幫助,因而使用真皮草也自然變得不那么重要。據人造皮草協會(FauxFurInstitute)的創始人ArnaudBrunois透露,光2017時裝秀場上,完全使用人造皮草的品牌就超過220家,而且人造皮草的訂單量也在不斷增長。


動物皮草行業真的被反皮草運動打敗了嗎?


事實是,沒有。皮草行業人士及皮草支持者們同樣不甘示弱,他們給出了反擊。


今年1,國際毛皮協會(InternationalFurFederation)發布了一則關于工廠如何制作人造皮草的視頻,當中指出以石油化學材料制作而成的人造皮草會排放出微纖維,這對環境會造成破壞。IFF還強調動物皮草其實比人造皮草更加可持續發展,更加環保,IFF美國副總裁NancyDaigneault表示,希望通過視頻能打破人們對動物皮草的誤解,“大部分人都沒注意到動物皮草及其處理方法(如基于循環經濟的農場養殖、完善的皮草回收系統)的可持續發展性。”


皮草支持者們還指出,人造皮草并非是長久的可持續選擇,因為它通常是由丙烯酸制成(一種由不可再生資源制成的合成材料),在填埋過程中這種材料要花費數百萬年才能完成降解,而相比之下,動物皮草只需要幾年便可生物降解。


“以石油為基礎的人造皮草產品與環保概念完全相反,它們難以降解,對土壤、野生環境會產生危害。”美國皮草信息委員會的主管人KeithKaplan說道。


Kaplan還稱,捕獲像狐貍、海貍和土狼等野生動物(約占貿易的15%)有助于管理野生動物的數量,并為許多土著社區提供了持續性的生計。


從生態學角度出發,動物皮草作為一種天然產品似乎是有利的,但很快,反皮草人士對此提出反駁:當考慮到整個大環境時,天然皮草制作并非有多環保,從養殖農場的碳排放到化學廢料排放處理導致的水污染(如果使用的是合成纖維或非動物皮膚,就無需使用化學藥品),這便可說明真皮草有多糟糕。


“用農場飼養的動物皮毛來生產一件真皮草所需的能量大約是生產一件人造皮草服裝的15倍。”PETA組織說道,“為了防止腐爛,真皮草需要進行化學處理,因此它也并不容易降解。而且上面的化學物質也會造成土壤污染。”


可持續性成了他們的爭論點,雙方也都有著足夠多的專業性證據和理由來支撐他們的主張。然而,這對消費者來說,需要消化很多東西。


在爭論之時,也有人指出了另一個問題。如果皮草行業繼續被打壓和抵制的話,那么這對某個國家或地區甚至家庭個人而言將造成不小的經濟損失。


英國皮草貿易(BritishFurTrade)首席執行官MikeMoser就人道協會提出英國應該出臺皮草禁令的觀點反駁稱,這對正處于脫歐時期的英國經濟會造成不利,“為什么要禁止一個合法合規,一個欣欣向榮和應當自由選擇的行業。我們可能會失去一個價值1.62億英鎊的企業,這毫無疑問會影響就業。”


老佛爺KarlLagerfeld也曾就皮草問題對《紐約時報》表達過相似的看法,“說不要皮草很容易,但這是一個行業。如果打壓皮草行業,誰來支付和補償那些失業工人?那些極力反皮草的組織,又不是比爾蓋茨。”


在這場爭論中,消費者又是如何選擇的?


首先,不可否認的是,消費者的社會責任意識正在不斷增強,品牌的社會責任感也逐漸成為他們對品牌形象的重要考量標準之一。對此PETA組織人員Mathew表示,年輕消費者正變得反感皮草,有設計師也認為,越來越多的千禧一代崇尚素食主義,所以在消費選擇上會排斥動物皮草,而這也是有的設計師選擇人造皮草的主要原因。


但是,從目前來看,全球皮草銷售值達300億美元,依舊還有人會購買皮草,皮草消費市場也并沒有變得有多慘淡。


根據拍賣公司SagaFurs時尚業務總監TiaMatthews的說法,千禧一代對于企業的供應鏈情況和透明度更加關注,但是并不代表他們對皮毛不感興趣。他還稱,“在北美,我們發現千禧一代正在推動網上皮草銷售,在過去24個月里,我們發現幾家主要的線上零售商的銷售增長了30%。他們可能并不是購買全皮草衣服,有可能買的是一件小配飾,或者有點皮草裝飾的鞋子。”


不過,皮草品牌是否能在持續不斷的爭議中繼續通過電商平臺銷售也成問題。像支持反皮草的時尚奢侈品電商Net-A-Porter在去年就宣布不會再在平臺上銷售皮草產品。


關于皮草的論戰也還會繼續,它在未來又會如何存在也是個未知數,但至少在一段時期內,它還不會消失。

福彩3d开出最多号码